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1、得益的形式确实有两种一种是创建代价擢升效

  

1、得益的形式确实有两种一种是创建代价擢升效

  3、暴力对抗在某种环境下是一种有其必然性的结果,但这种方案的后果非常之严重。如果能够基于规则自由选择平等协商,肯定是更好的方案。//@杨先森_:回复@不明真相的群众:(一)我认同您大部分说的,资本家通过组织生产,创造价值来获取利润,再进行利润的分配。但是同时也存在这种情况,资本家通过影响立法,控制土地供给,来获取利润。比如香港的楼市。那么我的观点是,资本家可以通过创造价值来获取利润,也可以通过控制某些资源来创造竞争优势从而获取利润。而(二)在这个过程中,消费者,从业者,资本家的关系并不是一直对等,有些时候资本家需要“烧钱”来获取用户。有些时候,消费者,从业者并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,因为挑战资本家的难度很大。“根本上来说,是消费者和员工的自由选择权,制约了资本家”自由选择权是一个理想的状态,民国时期卖儿卖女也是自由选择的权利,但我不认为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。(三)我非常认同“用户第一,员工第二,股东第三”,我认为不仅对于公司,对于执政者,也是如此。但这都是理想的状态。(四)“剩余价值理论”也许对让人民过好日子没有太多的好处。但是,从历史中看,当人民过不上好日子或者吃不饱饭的时候,就会反抗。虽然反抗的结果各不相同,并不一定每次反抗都有正面的意义,但时间拉长看,人民的反抗也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一种方式(历史的前进的动力来源于人类的欲望和不满足)。

  1、获利的方式,确实有两种,一种是创造价值提升效率,一种是毁灭价值降低效率。比如说,用户的需求是过河,那么有一种办法是修一座桥,提高大家过河的效率,然后收点过路费;另外一种是把桥拆了,把其他船都沉了,只允许你一条船摆渡,摆到中间的时候问客人想吃馄饨还是吃刀削面。只要存在充分的市场竞争,资本只能做第一件事,就是修桥,而且只会修更多的桥,因为所有资本都想获利。能做第二种事情的人,不叫资本。你举的房地产供应的例子,没有“资本”能够垄断土地的供应,只有土地的惟一卖出方可以。具体到香港,影响土地供应的既不是资本,甚至不是政府,而是存量业主的利益,因为增加土地供应可能会造成存量房价格下跌。1997年董建华推出了大规模供地计划想平抑房价,结果房价下跌,业主游行抗议,供地计划只好不了了之。这是一种典型的囚徒效应,群体里面每个具体的人的利益不一致,互相伤害。

  3)能不能总结为,我们要明白“做大饼”是过上好日子的关键,同时要提防一些情况的出现——会阻碍“充分的自由和竞争”的情况。平衡是动态的,降低摆动的浮动,频率,也是过上好日子的一种途径。

  不明线、确实,历史上“充分自由和竞争”的状态比较少,只有能够充分保证个人的人身权利、财产权利,才存在自由竞争的基础。这个是近现代以来才慢慢形成的。

  2、消费者、从业者、资本家之间的关系,是动态的,甚至是交错的。你也举了很好的例子,企业家烧钱补贴用户,那不是消费者在剥削资本家吗?谁占便宜,谁选择权更大,还真不好说。总体上,竞争越充分,消费者、员工相对资本和企业的选择权会更大。你举的民国的例子,没人认为卖儿卖女是好的,但卖儿卖女的原因,并不是资本选择的自由,而恰好是因为无论资本、消费者、从业者都没有足够多的选择自由(当然限制自由的原因很多)。如果一定要选择的话,民国时期民众生活最稳定的,肯定是“资本”发育最完善的地区,比如说上海、香港。

  2)我在想欧洲的高福利其中一方面是“饼”足够大,一方面是“工人运动(反抗)”的结果。

  3、做大饼当然是过上好日子的关键,但如何能做大饼呢?其实简单来说就几个:科技进步,市场经济,法制社会。科技进步是发动机,市场经济是船,法制社会是航海条例。

  @不明线]记得以前政治课上讲过,资本家靠榨取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来获得利润,可是如果当未来,大量的机器人等人工智能会代替很多的工人,那到时资本家又靠什么来获取利润呢?

  充分的自由竞争,从短期、局部看很难达到,但长期看很难达不到。资本和劳动力都是要素市场上的商品,商品价格都是供需决定的。欧美的劳动力价格在长期过程中稳定上升,不是由工会争取到的,是因为资本和劳动力的供需发生了改变——资本在原始积累阶段稀缺,随着居民“共富”已越来越不稀缺,而劳动力供给在市场上发生的是反向变化。如果有工会就能争取高工资,就无法解释以前有效的工会为什么在近二十年失效——比如美国的资本在全球化进程中流向了资本更为稀缺的地方,而它本国的要素供求关系被重构,于是出现普通白领和工人阶层20年不涨工资,有了川普上台。

  3)能不能总结为,我们要明白“做大饼”是过上好日子的关键,同时要提防一些情况的出现——会阻碍“充分的自由和竞争”的情况。平衡是动态的,降低摆动的浮动,频率,也是过上好日子的一种途径。

  3、做大饼当然是过上好日子的关键,但如何能做大饼呢?其实简单来说就几个:科技进步,市场经济,法制社会。科技进步是发动机,市场经济是船,法制社会是航海条例。//@杨先森_:回复@不明线)您的回答有个核心:充分的自由竞争。可屁股决定脑袋,拥有更多资源的组织和个体在一定情况下,会去破坏“充分的自由竞争”这种环境。从历史中看,“充分的自由和竞争”是一个少之又少的状态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07 20:46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1、得益的形式确实有两种一种是创建代价擢升效
 彩运来平台 江苏快3 秒速快3首页 广东快乐彩 极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北京赛车pk10玩法介绍 九九彩票官网 帝豪彩票官网 宝马彩票官网 鸿鑫彩票